返回圣剑文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竹石 时间:2010-05-26 点击:

那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



(一)

他和她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相识的。这跟很多故事开头的情节很相像。也许这就叫做缘分。

坚是个比较封闭的男生,一般很少参加聚会之类的活动,但这一次他来了,也许就是为了和她见面。

莲与坚不是一个班的,也不一个学校。莲是陪她一个朋友来参加聚会的,这个朋友与坚是同学。

那天晚上,在歌厅的一个大包厢里,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的到了,坚来的比较早,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轻轻的茗着茶。

坚喜欢喝绿茶,喜欢那种带点苦涩味道的,喝着茶的时候,默默的端着茶杯,从玻璃杯的外面看茶叶一片一片从水面慢慢落到杯底。那淡淡苦涩的茶也从嘴里一丝丝滑润到身体里。

莲是随她朋友一起来的,一身黑色的外套,不紧不松的贴在身上,一头乌黑的亮发轻轻柔柔的散落在肩上,走起路来,轻轻盈盈。莲的到来,像一朵夜色中绽放的玫瑰,散发出诱人的味道,引的许多男生目不转睛。

坚不经意也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个同学的朋友。正好,莲的目光也落在他的身上。当坚的目光与莲的目光相对时,坚手中杯里的一片茶叶刚好落下,一丝茶也从嘴里慢慢流进了心里。

那晚,莲没有唱歌,但跳了很多舞,一个男生接一个男生请莲跳舞,莲就像一只夜色中舞动的精灵,绽放着美丽的笑容。那笑容足以让每个参加者怦然心动。甚至坚。

但坚并没有跳舞,也没有邀请莲跳舞。坚仍然淡淡的喝着茶,时而,看看杯中的茶叶,时而,抬起头看看莲。而每次,坚总感觉目光与莲对视。

坚低下头,茗茶,有点苦,又好似有点甜。

(二)

坚的父母原本是农民,后来做生意挣了钱,成了私企老板。坚的父亲喜欢打麻将,而且打的很大,经常夜不归寝。

在坚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听到母亲和父亲为打麻将的事吵架,吵的不可开交。

所幸,坚的父母对坚都非常好,他们吵架的时候总尽量回避坚,但坚知道他们在吵架,总是在一旁偷偷的听着。坚不说谁好,也不说谁不好。

但除了打麻将还有更致命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坚的父亲在外面好像有了女人。

那个女人好像还经常打电话到家里来,坚的母亲不仅和父亲吵,更和那个女人吵,刚开始,只是在电话里吵,后来,那个女人竟然直接找上门来了,吵的更凶了,甚至打仗。

母亲要父亲和那个女人断绝关系,但一直好像没有断。那个女人要母亲和父亲离婚。但也没有离。母亲和父亲吵架,也和那个女人吵架,一次两次三次,也不知道一共吵了多少次。

就在坚刚刚满十八岁那年,母亲终于在和父亲大吵一次后,趁人不注意,喝农药死了。

从此,坚就变的封闭了。高考后,坚对父亲说,我不会再回来。此后,几乎不再跟父亲说话,来到了这个数千里外的地方读大学。

父亲一夜之间也似乎苍老了许多。没有和那个女人结婚,但也不知道有没有跟那个女人断绝联系。

坚经常想起母亲,一个地地道道本本分分的家庭妇女,一个称职的母亲。

坚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给他温暖也给他伤害的家。

坚不想再回去。

(三)

在聚会后的第二天,坚突然收到一条短信,陌生号码,落款是莲。从此,坚和莲有了联系,大多通过短信。

莲在另一所大学读书,医科大,临床专业。

坚不明白像莲这样一个纤细的女孩子怎么会学这个专业。这个专业也就意味着莲将来很可能做一个医生,而莲说她要做主刀医生,专门给病人开刀做手术的医生。

虽然坚不讨厌医生,但总感觉医生冷冰冰的,特别那种开刀的医生,想象那样子,坚就有点不寒而栗,坚真的很难把穿一身白色工作服的莲和那天晚上活泼可爱令人怦然心动的莲联系在一起。

虽然对莲的职业形象进行了想象,但在坚的现实记忆里,仍然是那天晚上的美丽而动人的身影。

坚也不去想那么多了,只是同学的一个朋友而已。或许会成为自己的一个知心朋友。也更或许,会成为自己的女朋友。

坚这样想的时候,淡淡的苦涩的微笑着摇了摇头。

坚和莲一直仅仅是通过短信联系着,坚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谈恋爱。坚也想过去找过莲,但想想又算了。

自从母亲去世后,坚变的很冷淡。离开家后,坚很难得回去,即使父亲有时借口出差办事,路过学校来看望坚,坚也避而不见。坚的父亲总是一次次在久久等待无望的无限失落中给坚留下银行卡和衣物,托同学转交给他,然后惘然无助的离开。

坚不想见父亲。

坚学的是法律,法律可以惩罚犯错的人。

(四)

也不知道坚和莲通过短信联系了多长时间之后,一个周末的下午,坚又收到了莲的短信,约他在她的校园里见面。

这是坚和莲的第一次约会。

坚问莲为什么学这个专业。

莲的父母也都是农民,实实在在的农民。莲的母亲身体不好,心脏病,常常吃药。莲的父亲不让她母亲下田干活。莲的母亲在家养点鸡,煮煮饭,洗洗补补。平时生活能节省点就节省点。

莲的父亲除了平时种田外,还在村里的一个砖厂里打工,一车一车的将砖坯推进窑里,烧好了,再一车一车的将烧的通红通红的砖推出窑。

每次把那几乎用身体换来的几十元钱交给莲的母亲的时候,莲的母亲总是很小心很小心很仔细很仔细的把每一个纸币的角抹平,像是在抚摸身体一样,又轻又柔。抹了又抹,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藏。

由于劳累加上生活条件不好,莲父亲的身体也不好,比同龄人要苍老许多。但为了这个家,仍要辛苦劳作。

看到父母如此的艰辛,好多次,莲含着泪水偷偷的跟她的母亲说:“妈,我就不上了吧,我出去打工给你治病。让爸爸也休息休息吧。”每当这时,莲的母亲总要仔细端详着莲。然后同样眼含着泪水说:“孩子,爸妈不碍事的,爸妈的身体还好,再累再穷,也要给你上好学,你就好好上吧。”

莲知道她是说服不了她父母的,于是只有学习。莲的学习很好,考上了医科大。

“我要做一名医生,治好我的父母,改变他们的命运。”莲说。

(五)

坚感觉自己真的恋爱了,爱上了莲。很深的爱上了莲。

寒假了,坚没有回家,去了莲的家。

莲的家庭条件确实不怎么好,房屋还是那种农村里最老式的三间瓦房。坚很小的时候也是住的那样的房子,是坚的爷爷砌给坚的父母结婚的,后来,坚的父母把那房子卖了出去做生意了,坚就再没有住过那个房子。

莲家房子也跟坚记忆中这个房子差不多,坚这样想。

因为是第一次,坚带了不少礼物,有水果,有酒烟,烟酒是给莲的父亲的,尽管莲的父亲不抽烟吃酒,但还是收下了。莲也给她母亲带了药物,心脏病的药物。

虽然是第一次,但莲的父母对待坚却似并不陌生,很热情。有意无意的将坚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多次。面对莲父母的打量,坚也没有太多的不适。坚知道这是必经程序是难免的。

“这就是坚。”莲跟她父母说。

“好孩子,好孩子。”莲的母亲边看着坚边说。很亲切很慈祥,莲母亲称赞坚的时候,甚至偷偷转过头,摸了一下眼睛,坚发现莲的母亲眼睛是湿润的。

对于莲的母亲的目光,坚好似有种情感流遍全身。是不是母爱,坚说不清,感觉那目光很复杂。只是,坚更不知道,莲的母亲为什么好似要流泪。

而莲的父亲只是在一旁,静静的时不时的看着坚,对于莲的父亲的目光,虽然与莲母亲的不一样,但同样感觉很复杂。坚也搞不懂。

莲的父母对待坚有点像儿子,又有点像女婿,甚至有点像恩人。

坚和莲好似真正的恋爱了。

(六)

就快毕业了。莲住院了。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

这个莲没有告诉过坚。

当坚来看莲的时候,莲正准备做手术。

“我无法成为你女朋友的”。

坚使劲摇了摇头。坚现在已经知道莲的病情。

“我知道我自己活不了多长时间的”。

“原谅你父亲,他是一个好人。我和你本来不可能相识的,你来到学校后,你父亲来看望你时,无意间知道我的情况,通过和我的学校联系,你父亲决定资助我的学习并且资助我的家庭,在这四年中,我已做过好几次手术,都是你父亲资助的,这才有了我一直活到现在。”

“你父亲也去过我们家好多次,跟我父母都很熟,你父亲也跟我谈了一些你和他的事,还有你母亲。”

“去年和你相识之前,我就知道自己的时间不长了,我很希望能为你和你父亲做些什么,所以才有了我和你的相识。”

“在西方,人的一生要交两个朋友,一个医生,一个律师。医生可以帮你保护身体健康,而律师可以帮你维护权利。”

“但是,这两者都无法愈合情感的伤痕。”

“原谅你父亲吧,他犯了错,但他的内心无时不刻不再受着痛苦的煎熬,他也不想这样的,他已经为他的错误付出了代价,上天已经惩罚了他,难道这些还不够吗?医治这种痛苦的人只有你,医生和律师都无能为力。”莲说。

“不,我会让你好的,我一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无论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坚流着泪说。

莲笑了,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笑的很灿烂。

莲用手抚摸坚的脸狭,轻轻擦去泪水,轻轻在坚的耳边说到:“我爱你,你很优秀。”

“我也爱你”坚也轻轻的在莲的耳边说到,泪水滴在莲的脸狭。

(七)

坚回家了。见了父亲。父亲老了。

“爸。”

父亲流泪了。

“我会回来的。”

坚走了,去了国外。

莲也走了,去了天堂。

上一篇:一朵花的故事   下一篇:重要的是心存美好
  • 更多推荐文章…
  • 圣剑文学网,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圣剑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sdshengjiang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