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圣剑文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像爱她一样爱我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圣剑文学网文章网 时间:2010-09-16 点击:

A

  正无聊的时候,杨易安打来电话,声音沙哑,暗含着那种失意之后的颓废,我故意调侃他,套用现成的广告词。

  咋了,哥们儿,让人给煮了。

  杨易安是我的哥们儿,从不大不小的时候认识到现如今,我们还能保持着这纯洁的同志友谊,在旁人看来简直比登山还难,难得有时连杨易安也不敢相信。他摸着我的脑袋说,秦木木,你是第一个一直离我很近,又未被我摧残过的花朵。

  我一个巴掌打过去,十指通红的开始叫疼。我讨厌杨易安对我的这种嬉皮笑脸。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把我踢出了女人的行列,他指着我排骨似的身材,向着他的女人起誓说,就算是把我和他扔进同一个浴室,他也会全身而退。

  从那个时候,我开始诅咒他,天天都盼着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一个地离他而去,然后我躲在暗处里,看着他满脸的络腮胡子,在心里不停地叫唱。当然,这是杨易安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一直陪着他借酒消愁的我,不知当时的心里有多得意。

  我知道这一次又有一个女人离他而去,我装作同情他的样子,尽量让声音变得柔和些。我说别伤心,晚上我陪你去单行道喝酒去。又是喝酒?杨易安在电话那头声音大得震得我耳膜发疼,然后我可以想像得出,电话机在杨易安手里像一枚炸弹一样,向着地板飞奔而去。

  这小子怎么了?我呆在原地自言自语,这种失意对于他来说又不是第一次,怎会是如此一副未曾有过的失魂落魄的样子。

  B

  我陪着杨易安一杯一杯地喝酒,然后看着他在我面前一点一点地变得不清醒起来。整个晚上,杨易安都在絮絮不停地跟我讲沈菲,一个我不熟悉又跟他关系非同一般的女人。

  我狠狠地敲了杨易安一个栗暴,声色俱厉地对他逼供,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招惹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竟把自己弄得一副不是人也不是鬼的样子。杨易安的眼神在瞬间变得柔和起来。痴痴地看着我,仿佛坐在他对面的就是沈菲。

  菲。杨易安看着我说,我从来没有像爱你一样地去爱另一个女人。然后他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看样子似乎能淹没整个酒吧。

  我使劲地踢了杨易安一脚,暗骂他的没出息,看来古人说的那句自古红颜多祸水,一点也没有错,居然连一向刀枪不入的他都能如此黯然憔悴,更何况旁人。我让酒保给杨易安喝最浓最烈的酒,然后看着他轰然倒地不再起来。其实我也没有那么狠心,不过看他那样子是想不醉不归,倒不如了他的心愿。找了人帮忙,一起把他扔进出租车。心里不由得为自己叫苦,只盼这样的夜晚,他不会从酒里哭着醒来,而我也懒得照顾。

  只是沈菲,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居然能够让我的心也没来由的加快,在杨易安冲着我哭的时候,心里面一下变得空空落落的。

  C

  从杨易安的手机里知道了沈菲的电话号码,用座机在深夜里给她打了过去。

  易安?良久,电话那端迟疑的吐出两个字。

  不,是我,他的哥们儿,秦木木。

  然后彼此便是长久的沉默,而我竟然不知自己为何在这么深的夜里,用着杨易安的座机给她把电话打出去。是为何故。

  你爱杨易安吗?我问,少有的郑重其事。

  不爱,所以选择决绝离开,即使他是一个出色的男人。

  我一下子笑了起来,忽然喜欢上了这个叫沈菲的女人。如此的干净利落。又怎能是一个小女子应该有的情怀。然后我开始絮絮不停地跟她说起话来,说杨易安原来身边的女人,背他而去之后我们是如何在酒精里面叫骂,嚣张得整个酒吧里的人都可以跟着大骂起来。

  那么这次你有没有骂我?沈菲忽然问。

  我一下子为难起来,似女子一般的忸怩,我说不回答,你明知故问的多此一举。

  很久以来我都没有这样的跟一个女子说话,把着听筒不想放下。我说沈菲,我忽然喜欢上你了。你让我觉得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是祸水。

  可是,木木,你本身也是女人呵。沈菲说完在电话那头哑然地笑起来。

  是的,我也是女人呵。我跟着杨易安一起去喝酒,错以为是男儿身。

  D

  很多天没有见到杨易安,凡是他打来的电话我一律不去接听。没有办法的杨易安在QQ里给我留言,说木木你是不是也失意了,我一定要用酒精让你快乐起来。看完后我无言,为什么我们之间牵扯最多的竟然是酒精而不是别的。我们这么多年之间的友情竟然是为彼此找了个买醉的对象。

  怎么值得,秦木木,难不成所有的心事都要酒精去淹没?那天和沈菲打电话,末了的时候,她如是问我。我一时无语,是啊,难不成真是如此,而我又能有什么样的心事?

  你爱杨易安。沈菲一语道破,而我竟似一尾被抛上岸来的鲤鱼,让突如而来的空气压抑得不能呼吸,我躺在床上,一时恼起了沈菲如此精致的分析。她怎么可以一语道破天机。那么多年都过去了,我跟在杨易安的身后一直称兄道弟,原来只是一种暗恋的假相罢了。我知道杨易安不会爱上我。我这身排骨连炖汤都没多少油水,又怎么可以养活得起杨易安这样嗜肉如命的人。于是我观望,看他身边不停走走又停停的女人,觉得比她们其中任何一个都要幸福,只有我,一直和杨易安喝酒,拿着他房门的钥匙,出入自由。

  我不做女人,还未停息又要走开,有时还会被当做替身。

  可是木木,你为什么不敢去告诉他你爱他?沈菲问。

  可是他不会爱上我,他爱一个叫沈菲的女人。我直接地回答。

  我一直以为沈菲一味地不理睬他,我就有机会,可是那天我偷偷地上杨易安的QQ,我问沈菲,你生日多少?

  790825。杨易安的密码,沈菲的生日,我的心在瞬间冷冻起来。

  E

  我一直恐惧杨易安去T大单飞的那4年。我用我的第六第七感一直猜想,杨易安到底都在勾引哪些女人。我给他打电话,大声地叫喊,杨易安,咱虽已成年,可是凡事还是要学会节制。杨易安懂我的意思。说秦木木你可放心,我会保留着童男的身子和你一起去喝酒。听完,我大声地笑起来,再说几句俗话。

  想来那个时候,杨易安便认识了沈菲,并一直想为她守身如玉。可是爱情,似乎大部分都是单方在叫卖。我只看到归来以后的杨易安不停地一瓶一瓶喝酒。

  我说哥们儿,你咋了?迎着杨易安迷离的目光,他却对我只字不提。我料定杨易安在那4年里一定在心灵上受到过什么伤害,他不提,从此我也不问,然后便看到了他身边走走又停停的女人。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杨易安的逢场作戏。每当我陪着他一起在酒精里买醉的时候,都忍不住地要想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杨易安在其他女人身上沉醉不起来。

  不思量,如若细细地去想,心底里某一个不知名的角落总是有着尖锐的疼痛。我是一个惧怕疼痛的人,而酒精是最好的止疼药。于是我每次也跟着杨易安一样的失意,然后把蓄满了的酒杯喝干看到杯底。

  F

  我时常想,究竟沈菲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高挑身材?长发及肩?弯眉圆脸?等在心里一笔一画勾划出来的时候,再一点一点否认,怎么会是我想像里这样的女人?如此姿色又怎会让杨易安竟肯误终身。终于有一天,杨易安开始不停地跟着我讲沈菲,讲他们的校园,讲他们在校园的林阴里相遇时,他的心怎样的开始一点点的加快直到沦陷。

  多么美好的一个女孩子,穿着粉红的衣裳,像一个落入凡尘的仙子。杨易安动容地说,眼神迷离,仿佛自己仍是那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而我的心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那么清醒的伤痕在我的心底密密纠缠。沈菲说得没错,我爱杨易安,一直一直地爱他,我以为我不会遇到抢走他的对手,我以为等我们有一天都不再年轻的时候,杨易安会把一件信物戴在我的手上。只是不是如此,原来一直不是,杨易安的心里有一个叫沈菲的女子,即使对方根本未曾为他动心,他仍是决定将心里最大的一片天地留给她。我知道我输了。我一直守株待兔似地等着杨易安,而他又怎会不知道,总是故意地去模糊。

  第一次在无人的夜里,面对着窗外一轮大大的月亮流了满脸的泪水。难不成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原地踏步,我总以为杨易安会在某一天属于我,却又无端地失去了。而沈菲,那样的一个决绝女子,竟然让我半点都不恨她。

   G

  杨易安又开始变得意气风发起来,身边的女人又走马灯似地换起来。仿佛忘记了沈菲的再次相遇。忘记了那次他流泪时连带着的鼻涕。只是我不能装作不在意。杨易安于我,就像一个瓷器上历历在目的伤痕,无法令人无视它的存在。

  杨易安忽然对我好起来,不合情理又恰如其分。我一时惊恐,不知如何接招。朝思夜寐的事一下子成真,我竟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总是觉得有一些隐忍的伤痕在心底里,看着杨易安冲着我的笑脸,总是感觉那是虚情假意的逢迎。我知道这样想,对杨易安不够公平,每个人都有过去,而我竟然抓住它念念不忘。

  杨易安说,木木,这么多年了,我竟然没有发现,你虽肉少些,可还是美女。我就势挥拳过去,却被他拦腰抱住。我不依,叫闹起来。看着他嬉皮的笑脸,正如窗外明媚的阳光。杨易安说他没有理由对我不好,他说这话的时候,让我感觉他的脸悲壮得像是去奔赴刑场。他那么多年的青春,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印证,而这究竟是我的幸福还是悲哀。

  我不知道,我一下子也变成了一个小女人,每日千般的柔肠,竟也能因杨易安的一个眼神而悲喜好些天。杨易安说我变了,一点也不似原来的秦木木,我嗔怪他,说我即恢复女儿身,又怎能似原来那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杨易安看着我,怜爱不加一语。我一时茫然,这种貌合神离的假相,在我们之间又能存在多久。

  H

  一种悲观的感觉突如其来。

  我一直幻想着沈菲玫瑰一样的笑脸。而我,只是杨易安退而其次选择的蔷薇。我终究不会是他的最爱,空有袭人的芬芳却无法令我们长久起来。忽然之间决定要离开了,如果可能的话,是永远不再回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旦陷入爱情之中,我竟没有了原来的胸怀。每当我低声轻唱的时候,总是希望杨易安能够高声来和。

  第一次在失意的时候,没叫上杨易安,第一次在这种时候没有去找酒喝。酒精只能让我们沉醉,酒精只能让我们更加逃避。

  沈菲说,秦木木,你如果是真的爱杨易安的话,就要有一颗包容的心。爱不可以用等同来交换,如果你是真心爱他的话。我无语,总是这般明了的女子,才能长久地住在杨易安的心里,而我?似乎只是一件雕塑的玫瑰花朵,远远地看,鲜艳无比,走近前来才发现,原来竟没有一丝颜色。

  终于离开了,我在另一个城市的天空下,听着杨易安絮絮地说想我。然后眼泪爬了满脸都是。是不是得不到的终是最好的?我这样问杨易安。那么多年以前,沈菲这样脱离你的视线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是如此。

  杨易安说木木,你听我说,原来我一直在转圈圈,从终点再回到起点的时候,才发现谁是我的最爱,而你又怎么能够如此决然地离开。

  我笑,让他隔着电话向我保证,像爱沈菲一样的去爱我。

  杨易安不答应。说秦木木一直在比较里相爱,这个条件我不答应。

  杨易安说,怎么能像爱她一样的去爱你,难道你还想让我再保持6年爱情的假相?我一下子后悔起来,恨自己为什么现在不在杨易安的身边,如果我在的话,我肯定会一拳挥过去,然后惊叫着让他将我拦腰抱起。

 

上一篇:紫色的郁金香   下一篇:喜欢烟花的男子
  • 更多推荐文章…
  • 圣剑文学网,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圣剑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sdshengjiang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