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圣剑文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恋恋无声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圣剑文学网文章网 时间:2010-09-27 点击:

我静静地坐在地毯上,看着唐儒在镜子前系领带。阳光照在橙黄色的窗帘上,透出橘子味水果糖一般的光泽。窗台上有一盆仙人掌,没有怎么照料它,依然存活得生机勃勃。

  他穿上外套,对我说:“抱歉,休息日也要加班,不能陪你。”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但我还是微笑了一下。

  “你知道吗?现在有很多本科生都争着来我们公司,而我只是个大专生。压力实在太大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失业了。那时候,我们可怎么办啊?”他看看我,叹口气,“真羡慕你,不会说话,就像个洋娃娃不知烦恼。”

  我依然保持可爱笑容,但我并不是洋娃娃。我出生不久,就因为是哑巴被奶奶遗弃在垃圾箱旁,是外婆用整晚的时间将我找回来。然后,我的父母就离婚了。我的母亲经常失业,她还是把我养大了。我从来没有奢望过有个男人会爱上我,可是现在我已经身为人妻。我不是不知烦恼,只是觉得唐儒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到值得他整天愁眉苦脸的地步。不过,反正我不会说话,虽然我能听得见。我无法辩解,也无须辩解。

  唐儒出门后,我拉开窗帘,开始画画。唐儒不喜欢闻水粉的味道,所以他在的时候我从来不画。我们的房子很小,没有单独的书房。唐儒常说,等他有了钱,一定要买一幢大别墅。其实我更喜欢小小的房子,让我有安全感,空旷旷的大房子总是显得很冷清。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窗外有红叶,还有鸟儿轻快地飞过。我喜欢秋天,不是很冷也不是很热。可惜这个城市的天气很古怪,春天与秋天特别短。似乎我喜欢的东西,都无法拥有很长时间。

  读大学的时候,我有个很有钱的室友,叫安娜。她的衣服总是穿几次就厌倦了,全部送给了我。所以我这个靠学校救济的特困生,身上穿的却都是名牌。

  安娜生日那天,召开了一个隆重的聚会。我答应她,为她扮小丑。就在那天,我遇到了唐儒。他有干净的脸庞和清澈的眼神,安静地坐在角落里看别人欢闹,脸上有淡淡的笑。我穿过喧哗的人群走过去,一直走到他面前,将一块巧克力递到他的手里。

  他有礼貌地对我笑着点点头:“谢谢你,小丑。”

  我弯下腰,踮起脚尖,把右手放到胸前,做了一个芭蕾舞谢幕的动作,然后离开他。要吃饭的时候,我把妆卸了,坐在安娜身边。我发现唐儒一直在看我,忽然他问我:“我觉得你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安娜大笑:“她就是刚才扮小丑的女生啊,没想到她其实是个美女吧?”

  每个人都向我投来赞美的眼光,我低着头,眼里却只看到他。第二天,唐儒写了情书给我。我回了很长一封信,没有回答他我爱不爱他,只是把我的残疾与贫穷告诉了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唐儒销声匿迹了。是安娜找到他,将他臭骂了一顿。后来他来到我面前,说他慎重考虑过了,他依然喜欢我。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同情我怜悯我。不过我不在乎,我能够得到的东西已经太少,就算是同情与怜悯,我也愿意要。

  毕业后,我就和唐儒结婚了。安娜问我:“你想清楚了,真的要嫁给他?”

  可是除了他之外,我还有谁可嫁?我不是安娜,能够有那么多选择,甚至让她挑花了眼。我只想一生只找一个爱人,安安静静地一起到老。唐儒的父母都只是普通工人,他在家里住的是阳台改建的房子。结婚后,我们一起租了现在的家。他在国企上班,而我找些插图的工作做,偶尔把自己画的油画拿去画廊寄卖。唐儒总说我们一无所有,我却觉得我们拥有很多。但是我知道世上有很多诱惑,很多人都在拼命向前走,以为可以遇到更大的幸福。

  蓝色的水粉用完了,我决定上街去买。在这样好的天气里逛逛街,是种不错的享受。走在街上,果然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怡然自得,情侣特别的多,成双成对。我虽然独自一人,却也能感受他们的快乐。能够爱过总是美好的,即使将来也许会分开,但那些美好的记忆已经足够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慢慢回味,不必再害怕寂寞。

  马路对面有一对恋人慢慢地向前走,女的挽着男的胳膊。他说一句她便笑,她说一句他也笑。我停下来,站在那里一直看着他们。他们是多么匹配,我很庆幸自己不会说话,就可以忍住不叫他们的名字,让3个人都尴尬。

  安娜,我最好的朋友。唐儒,我最爱的丈夫。你们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

  我早就知道唐儒有了新的恋人,我不会说话,可是我看得到他的眼神。他的眼神躲躲闪闪,迷茫又飘渺。我不会说话,可是我听得到他的声音。他的声音充满了敷衍和不诚恳,不止一次欲言又止。

  安娜家很有钱,她能够帮助唐儒实现他的理想,他的人生再也不必患得患失。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安娜会说安慰他的话。他可以带她出去吃饭,介绍给他所有的朋友。还记得他第一次带我出席同事间的聚会时,当他说我不会说话,席间忽然一阵短暂的沉默,就算只是一秒也让我窒息。

  这样真的很好,我抬起头,耀眼的阳光直刺我的眼睛,眼睛有点痛,想要流泪。流泪的感觉是怎样的,我都快忘记了。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不再哭泣,因为就算哭泣,现实也不会改变。唐儒瞒我到现在,是怕伤害我。其实我很坚强,至少比他坚强。曾经辗转听说,大学时唐儒就追求过安娜,可那时安娜看不上他。我以为,那种感情其实算不上是爱情。任何男生,都会对优秀的女生表示倾慕。安娜结过一次婚,在市里最大的饭店里办了上百桌酒席,但她的婚姻并不幸福,很快就离了婚。或许,唐儒也觉得他的婚姻并不幸福。同病相怜的人,心与心更容易贴近。

  我回到家中,继续画画。在我的笔下,天空永远是蓝色的,草地永远是绿色的,一切的美丽都能够永恒。谁说这是不真实的?它明明就存在,即使随着时间褪色,也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

  晚上,唐儒回来了。

  “今天工作很忙。”他说,“我累坏了。”

  我在纸上写:“我想教你手语。”

  他耷拉着脸,“你知道,我没有学手语的天分,总也学不会。而且现在我只想睡觉,明天再学吧。”

  我很固执,固执地做了一个动作。他勉强地学了一下,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回答,他便不再问,进了浴室洗澡。

  我听着“哗哗”的水声,如果当初,那个小丑从他身边走开后,他没有再留意到她,该是多么美好的画面,永远地停驻在那一刻。又也许,其实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答应他的求婚,如果我只是他的初恋情人。也许在他很老的时候,依然会记得我最美的笑。

  我一遍一遍重复刚才的手语,手语的意思,我希望他能自己想明白。

  其实,意思是——离开。

  唐儒,不管你爱我或者不爱我,离开,是最适合我们的结局。

 

  • 更多推荐文章…
  • 圣剑文学网,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圣剑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sdshengjiang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