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圣剑文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最幸福的苹果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圣剑文学网文章网 时间:2010-10-12 点击:

 柳梁庄是一个很小的村子,和其它村子离得很远,它一下子就被众多的村落抛到了县界上,有些落寞和无奈。

  我和苏梅一毕业就分配到了柳梁庄小学,我教四年级语文加全校的音乐,苏梅教四年级数学加四五年级的自然。进了柳梁庄小学第一天起,我巴不得立马拔腿就走,离开这个土窝窝,但是,我不得不在这个破烂的小学校里,数够三百六十五天,有了这一年的资本,我就可以靠着舅舅的关系调到城里,甚至脱离教育战线。

  学校没有大门,说是原先有一个铁条的门,被孩子们荡来荡去,坏了,卖了废铁。没有门的阻挡,村子里的鸡呀、鸭呀把学校当成自己的乐园。苏梅上课的时候,一头花皮的猪“哼叽哼叽”地撞开了教室的木门,自来熟地绅士样走上了讲台,苏梅正在讲一则应用题,说排水管一个小时排多少水,注水管一个小时注入多少,排水管和注水管一齐开,多长时间才能把水池注满。苏梅被这一头不速之客吓得惊叫起来,粉笔掉了,两手投降状举得很高,脸上淌满了恐惧。苏梅被一头憨厚的猪吓成这样子,一时间成了村子里的谈资。这也怪不得苏梅,养在城里的人,真的很少见到这阵势。

  我和苏梅都不是“永久”的,是“飞鸽”的,我们都会离开这个学校,或早或晚的事,像我们来到这之前的分配到这里的老师一样,拖不过一两年,远走高飞,兴高采烈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块云彩。

  苏梅问我,有没有闻到教室里的味道。我回答说,没有,我只闻自己身上的烟草味。苏梅所说的味道,再正常不过,村里的孩子没有洗澡的习惯,大热的天,出了汗,再滚一身的泥,时间长了就有了味道。苏梅说,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呀,像存放长久了的尸首,一股子难闻的腐肉味。有一段时间,苏梅用一种不太纯正的香水,往身上猛喷,衣角裤摆腋下,全面覆盖,和苏梅在办公室里用杀虫剂喷那些苍蝇蟑螂一个力度。苏梅还没有走过来,苏梅的味道就袭过来,刺激人的神经,连打数个喷嚏。老校长说,苏梅呀,你看你,少用些胭脂粉儿的,又不是办什么展览,蚊子都不敢上身前去啦。苏梅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老校长就忙补了一句,不是不能用,尽量少用些,是少用些呀。

  我看那时的苏梅最漂亮不过,青葱的身段,漾着红晕的脸,身不由己的,让人热烈地向往。学生们好像更加讨好苏梅,爱问问题的多了,苏梅开始纳闷儿,非常简单的问题,还有很多同学来问,苏梅怀疑自己的讲课哪里出了问题。事后,我们才知道,那些带了问题找苏梅的,本没有问题,他们的问题不在书本上,他们是想闻闻苏梅身上的味道。孩子们都在传说苏梅身上的味道,说那是货真价实的城里人的味道。

  柳梁庄虽小,人们的生活条件很差,村里人却有一个习惯,家家户户在田间地头种果木,数目不多,一家一棵两棵。那些果木,在单调的麦田里,显得很另类,很诗意。春天的时候,桃花红了,似西天夕照下的晚霞,梨花白了,好像一位身着一袭白色婚纱的新娘。苏梅不属于柳梁庄,她迟早会离开这个地方,她的家在城里,她的男朋友也是城里人,这个贫穷的村庄,可供城里人忙中偷闲来赏赏景,却不能用来一顿饭一顿饭地过日子。苏梅花枝招展地来到这个村子,就有人议论了,好花不常开,留不住几日就蔫萎了,就回去了。

  谁都没有过分地在意苏梅,或者说,人们把眼光抬高一些,特意不去在意苏梅。老校长也一样,苏梅上着上着课,领着学生唱起歌,教室里“劈里啪啦”爆竹一样响起了掌声,老校长不在意,说闹不了一年就走人了,闹吧。苏梅带着学生排着队去野地里薅野菜,采蘑菇,老校长还不在意,毕业没两天,还是学生脾气,熬着熬着就少了棱角少了脾气。

  苏梅进城学习一个月,学校里老师的课时安排满满当当的,老校长就请了临时的代课老师。学生们找老校长理论,责问老校长怎么把苏梅老师放走了,他们要苏梅老师给他们上课,起码也得把这个学期上完再走吧。老校长说明了前因后果,学生们从校长室里走出来,内心的疑虑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更加强大起来,这种疑虑与日俱增。最后竟然有学生提出,步行找苏梅老师,即使苏梅老师真的走了,把话给苏梅老师说明白,大家心里也就踏实了。这一行动被老校长盯死了,学生外出出了事故,是天大的事,是他这个校长承担不了的。

  苏梅不是不想离开这个村庄。苏梅最终没有离开柳梁庄小学。苏梅说,就是因为那个苹果在作怪。苏梅学习回来,她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抽屉底层是学生的一摞写给苏梅的信,信上面是一只苹果,苹果上面有一个纸条,用透明胶带粘得很牢实。纸条用彩笔写着孩子们稚气的字:苏老师您走了,一定回来看看我们啊!

  苹果搁的时间长久了些,已经开始发霉,长了白毛。苏梅看着那只苹果,那只将要腐朽了的苹果,俯下身,探出鼻尖,深呼吸。苏梅说,那是一坛放置多年的浓酒,是酒的芳醇,丝丝缕缕沁人肺腑,那是一只多么幸福的苹果呀。

  苏梅一直留在柳梁庄。再见到苏梅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老了。苏梅成了柳梁庄的校长,人胖了许多,脸色黑红黑红的,有了一道一道的褶子。有人说苏梅胖成了水桶,胖成了一只圆苹果。

  苏梅不说话,还是爱笑。苏梅一笑,脸上的红晕就水波一样一漾一漾的,谁都知道,那是一只世界上最幸福的苹果。
 

上一篇:低头是人间   下一篇:有礼穷人
  • 更多推荐文章…
  • 圣剑文学网,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圣剑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sdshengjiang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