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圣剑文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那年夏天那个暑假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圣剑文学网文章网 时间:2010-10-18 点击:

  上

  顺子拍拍我,然后向网吧的门口努努嘴。我一回头,正碰上父亲寻找的目光。完了,我心说。

  果然,没等我走近门口,他的手臂已经伸过来搭在我的肩上,一股力量随着他的手让我的身体快速的探出门口,未等我反应过来,我的屁股上已挨了狠狠的一脚,我向前踉跄了几步,然后扶住了一棵榆树。我低着头,我知道这样的暴风雨是无法躲过去了。

  顺子跑出来,拦在了父亲的前面,顺子说,叔叔,你别生气,别生气啊。

  我看见父亲一把将顺子拨到一边,看顺子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无法压抑的怒火。父亲说,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

  顺子又一次扑上去,一边阻拦着父亲,一边冲我大声地喊着,你还不赶快跑。

  我恼怒地看了父亲一眼,此刻的父亲是完全陌生的一个人了,他额上的青筋突出,脸因为愤怒已经完全变形,他的大手挥舞着,仿佛随时都可以把我撕成碎片。我知道不走开是不行了,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冲出渐渐围上来的人群,然后大步的向县城的东边跑去。

  我疯狂地跑啊跑,我知道父亲没有跟上来,但是我不想停下来,我一边跑,眼泪一边不争气地流出来,那一刻,我真想大哭上一场,16岁了,我已经16岁了,父亲竟然还这样对我。

  我在城东护城河边停下来,这里是我和顺子常来的地方,曾留下了我们无数的快乐时光,而现在,我只能一个人打发掉难挨的时光。

  我知道是我错了,即使父亲不这样对我,我也知道自己违犯了当初的“父子之约”。这个暑假,父亲为了我明年的高考,给我制定了详细的复习计划,其中有一条就是不能去网吧玩游戏,虽然我有点不太情愿,但是一想起即将到来的高考,我还是接受了父亲的计划。父亲怕我说话不算数,还把几条纪律写在纸上双方签字后压在我写字台的玻璃板下面,我知道父亲的用心良苦,也想好好地复习功课,今天我本来是不想去网吧的,可是架不住顺子三番五次地诱惑,而且我也觉得有点累了,所以就偷偷地溜出来,没想到父亲早有准备,竟然发现了我的行踪。

  我坐在河边的石头上,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次父亲是真的生气了,要不不会对我大动干戈。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好像只打过我两次,而且是很遥远的事情了。而这次,显然是出乎我的意料。现在,我看着轻轻流动的河水,忽然感觉到了一种生活的沉重,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为什么要考大学啊,为什么父母比我还着急啊?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顺子也过来了,看他的表情似乎比我更沮丧。他说,没想到你爸爸会这样。

  我无言以对,眼泪又不争气地流出来。

  都怨我。顺子拍拍我的肩膀说,先别回家了,到我家躲一躲再说。

  母亲是傍晚的时候去顺子家找我的,看见我狼狈的样子,自个的眼圈先红了。母亲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你看看你爸爸都气成什么样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省了这份心。我揉揉眼睛,我知道在这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但是看着母亲伤心的样子,一种内疚还是悄悄地升上心头。母亲的棉纺厂减员,父亲是托了好几次人才把母亲的工作保留下来,每月的收入却只有三百块钱左右,就这样还三倒班,辛苦自不必说。母亲最爱说的一句话是:儿子,你想想,我和你爸爸辛辛苦苦地挣这点钱,到底是为了谁啊?后面的话马上会跟上来:一定要好好学习,等将来考上大学,我们这一辈子也算没白忙活。

  我知道母亲的话是对的,原来我的学习也还是不错的,可是自从发现了网吧,成绩就慢慢地降下来,这一学期竟然没进前30名。

  母亲说,跟我回家。

  我说,不回去。

  你一辈子住在别人家啊。

  我不想见他。

  他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也不能动手打我。

  他是你爸爸,你还能恨他一辈子。

  我默然。我谁也不恨,我只恨自己。

  进家门的时候,母亲又说,你爸还在气头上,他说什么你也别吭声。你爸就这脾气,过去这一阵儿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不说话,其实我比母亲更了解父亲的这一点。

  父亲正坐在厅里的沙发上,他的脸依旧铁青着,射过来的目光里依旧充满了未消的余怒。他的手上夹着一根烟,茶几上是零散的烟灰。我知道父亲平时是不吸烟的,只有心烦的时候才会抽上一根。

  我不敢作过多的停留,在母亲的身后悄悄地溜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躺在床上,心情却无法放松下来,一天的经过像镜头一样在脑海里一一掠过,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没有遵守“父子之约”,而父亲只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罢了。

  一夜无事,早晨醒来的时候,父亲早已经上班去了,母亲悄悄地告诉我说,你爸说了,要给你找点事干,说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点点头,我知道父亲这一夜肯定没闲着,而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了。

   下

  一条高速公路,即将横穿我的故乡,而我就是其中的一名筑路者。

  我不知道父亲是怎样为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份工作,面对那成山的石子和土方,我有一种头晕的感觉。但是我无法退却,用父亲的话说,一个月的时间,想家的时候就去你奶奶家看看,一个月以后我来接你。

  我无话可说,自己惹下的祸只有自己去忍受,况且我也想和父亲叫一次板,让他看看他的儿子是不是他想像中的豆芽菜。

  我的任务是小工,是那种被人呼来唤去的角色,而且很累,收入又不高。平时坐惯了教室,哪里知道劳动的艰辛。第一天我的双手就给磨出了血泡,不得不一次次的停下来做短暂的小憩,但是包工头的眼睛很贼,你刚停下来,他的话也到了:“能干吗,不能干就滚蛋,你以为你是谁,我们这里不养大爷。”有好几次我真的想转身走人,可是一想到父亲留下的话,我就只好咬咬牙,“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我赤膊上阵,玩命般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锨,那一刻我不再是一个高中生,我只是一个劳动者。

  奶奶知道我的情况之后赶过来看我,看见我的模样就急了。奶奶说,走,跟我回家,没见过你爸爸这样的,你还是个孩子,哪里干得了这样的重活!我说,没事,但是鼻子一酸,眼泪差一点儿掉下来。我说,我能坚持得住。奶奶说,那也不行,我找你爸爸算账去。奶奶来拉我的手,可是却被我轻轻的攥住了,我说,奶奶,我再坚持几天,如果坚持不下去,我就回家。奶奶的眼圈红了,千万别累坏了身体啊,正在长个子的时候。我说你放心吧。奶奶的背影渐渐的远去,我坐在夕阳的沙土地上,温暖的沙土像土炕一样给我一种舒适的感觉,我累极了,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摸哪里都会有疼痛的感觉。别人都吃饭去了,我懒懒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一切都寂静下来。面对着即将到来的黑夜,我忽然想起母亲,还有父亲,这一刻,我是那样的想念他们。家的感觉是那样强烈的充斥着我的大脑。在这离家不是太远的地方,我成了离群的孤雁。

  几天下来,我已经基本上适应了这样的体力活,手上也起了茧子,浑身依旧疼痛但已没有了刚开始的疲倦。包工头看我有点文化,也不像原来那样说粗话了,有时候还让我一块给他算算用料的情况和施工的进度,还告诉我这样干下去会给我加钱的。

  夜晚,我们就住在简易的工棚里。工地上大家是轮流值班的,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我值班的那天晚上,竟发生了偷盗的事情。

  起初,我并没有对外面的一些异响产生怀疑,直到我出来小解时,才发现了黑暗中的几个黑影。我大声地说你们在干什么,随即抄起一把铁锨冲了上去。那几个小偷被我们的喊声吓得四下逃散,我扭住了其中的一个小个子,死死地抓住他的胳膊,我大声地喊着抓小偷啊,可是刚喊了一声,我就认出了那个小个子竟然是我的叔叔,叔叔也认出了我,一边甩开我的手,一边说你乱叫什么,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叔叔已经跑远了。

  我怔在那里,大脑一片空白,这是我的亲人,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行为?曾经的道理理论不断地冲击着我的心扉,那一刻,我忽然懂得了思考,原来的自己是多么的单纯,生活中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虽然小偷没有抓住,但是仍得到包工头的赞扬,还对我露出了他久违的笑容。他请我去一个不错的饭馆大吃了一顿,在我的记忆里,那似乎是我一生中吃到的最好的食物。

  奶奶后来又来看过我两回,我本想把叔叔的事情告诉奶奶,可是几次欲言又止,面对着善良的奶奶,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来讲述这样的事情,毕竟是家丑。

  漫长的一个月,以出乎我意料的过程即将走向结尾,在淡漠了学习和高考的环境中,我却一次又一次地被高考所吸引,我有点想念那些书本,对“父子之约”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触。

  父母来工地接我的时候,我正在搅拌着一堆水泥。母亲看见我被晒黑的肩膀就悄悄的掉泪了。母亲说,孩子,咱们回家。我笑笑说,妈妈,我都不想回去了。父亲默默地看着我的笑脸和流泪的母亲,然后走过来一把拥住了我的双肩。

  我尽情地体会着亲情的温暖,父亲还是爱我的,在他广阔的胸膛里,肯定已经忘记了他儿子曾经的抵抗。

  一切都结束了,当我从包工头手里接过属于自己的那八百块钱时,简直有点飘飘然。

  顺子又来找我,看着往日的同伴,我说,马上就要开学了。顺子点点头,我们的手有力地拍在一起。

  是的,高考就要来了,我抬起头,忽然发现,前面竟是一片光明。

 

上一篇:父爱如山   下一篇:母亲也曾美丽过
  • 更多推荐文章…
  • 圣剑文学网,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圣剑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sdshengjiang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