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圣剑文学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故事>感人故事>故事内容

胭脂阵

栏目:感人故事 作者:圣剑文学网文章网 时间:2010-12-30 点击:

每次到屏东去看妈妈,没到时先给她电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妈妈患上老年痴呆症,但她的声音很愉快:“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可是我知道你是我喜欢的人。”

  “猜对了。”我说,“我是你的女儿,小晶。”

  “小晶啊,”她说,带着很浓的浙江乡音,“你在哪里?”

  带她去“邓师傅”作脚底按摩,带她去美容院洗头,带她到菜市场买菜,带她到田野上去看鹭鸶,带她到药房去买老人营养品,带她去买棉质内衣,宽大但是肩带又不会滑下来的那一种,带她去买鞋子买乳液买最大号的指甲剪。我牵着她的手在马路上并肩同行的景象,在这黄狗当街懒睡的安静小镇上就成为人们记得的本村风景。不认识的人,看到我们又经过他的店铺,一边切槟榔一边用眼睛目送我们走过,有时候说一句,轻得几乎听不见,“她女儿回来看她了啊!”

  见时容易别时难,离开她,是个复杂的工程。离开前24小时,就得先启动心理辅导。我轻快地说:“妈,我明天就要走啦。”

  她正用空蒙蒙的眼睛看着窗外的天,这时马上把脸转过来,慌张地看着我,“要走了?怎么要走呢?”

  我保持声音的愉悦,“不上班老板该不要我啦。”

  她垂下眼睛,是那种被打败的神情,两手交握,放在膝上,像个听话的小学生。跟“上班”,是不能对抗的。她也知道。她低声自言自语,“哦,要上班。”

  “来!”我拉起她的手,“我帮你涂指甲油。”

  买了很多不同颜色的指甲油,专门用来跟她消磨卧房里的时光。她坐在床沿,顺从地伸出手来,我开始给她的指甲上色,一片一片慢慢上,每一片指甲上两层。她手背上的皮,抓起来一大把,是一层极薄的人皮,满是皱纹,像蛇蜕掉弃置的干皮。

  我认真而细致地“摆布”她,她静静地任我“摆布”。我们没法交谈,但是,我已经认识到,谁说交谈是惟一的相处方式呢?还有什么,比这胭脂阵的“摆布”更适合母女来玩?只要我在,她脸上就有一种安心的平静。更何况,胭脂阵是有配乐的。我放上周璇的老歌,我们从《夜上海》一直听到《凤凰于飞》《星心相印》和《永远的微笑》。

  指甲油玩完了,空气里全是指甲油的气味。我说:“明天,明天我要走了。要上班。”

  她有点茫然,“要走了?怎么要走了?那——我怎么办?我也要走啊。”

  把她拉到梳妆镜前,拿出口红,“你跟哥哥住啊,你走了他要伤心的。来,我帮你化妆。”她一瞬间就忘了我要走的事。对着镜子做出矜持的姿态。“我啊,老太婆了,化什么妆哩。”

  可是她开始看着镜中的自己,拿起梳子,梳自己的头发。

  她曾经是个多么耽溺于美的女人啊。60岁的她和30岁的我,曾经一起站在梳妆镜前,她说,“小晶,你要化妆。女人就是要漂亮。”

  我说,“没关系。”她突然弯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玻璃药瓶,说,“吃这个吧。”我看了药瓶上的商标,是某种“通乳”的东西,让女人的胸部肥大。

  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我的妈——”她双手叉腰,虎着脸看着我,觉得我彻底地不上道。

  我帮她擦了口红,说:“来,抿一抿。”她抿了抿唇,还记得怎么做。

  我帮她上了腮红。

  在她文过的眉上,我又画上一道弯弯淡眉。

  我搂着她,面对着大镜,“你看,冬英多漂亮。”

  她惊讶,“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你的女儿嘛。”我环抱着她瘦弱的肩膀——那肩膀啊,曾经扛过我们所有难以负荷的重量。对着镜子里的人,我说,“妈,你看你多漂亮。”

  她点点头,这样,我又说一遍:“我明天要走哦,要上班。”她没有再抗拒,我再一次离开她,去往我的世界。

  不过,不久我会再回来,亲爱的妈妈

 

  • 更多推荐文章…
  • 圣剑文学网,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
  •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
    故事阅读榜
    圣剑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17 www.sdshengjiang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